加載中 ...
首頁 > 財經 > 資訊 > 正文

當代彝族兒童文學的書寫維度——從《比天空更遠》說起

中國財經界·www.hpfdmb.tw 2019-12-05 10:45:07本文提供方:ztnews原文來源:

◆邱 婧 四川涼山彝族的文學傳統歷史悠久,但在創作體裁來看,詩歌一直占據著較為重要的地位。彝族小說的興起自20世紀四五十年代開始,涌現了一批優秀的小說作品。如果對彝族小

◆邱 婧

四川涼山彝族的文學傳統歷史悠久,但在創作體裁來看,詩歌一直占據著較為重要的地位。彝族小說的興起自20世紀四五十年代開始,涌現了一批優秀的小說作品。如果對彝族小說進行總體觀察,不難看出,書寫涼山彝族社會變遷是較有生命力的選題之一。1950年,李喬的《歡笑的金沙江》就是一部極具影響力和時代性的民族題材文學作品,分為三部,《醒了的土地》書寫了涼山彝族社會在解放初期發生的轉變;《早來的春天》以社會制度入手,描述了涼山地區的民主改革;《呼嘯的山風》描寫的是涼山彝族干部、群眾如何粉碎奴隸主叛亂的事情。自此,彝族文學中關于涼山彝族社會在轉型期的書寫逐漸增多。在新世紀的彝族小說中,涼山彝族的變革依然會被當做創作熱點之一。

呂翼的《比天空更遠》這部小說也是其中一例,比起他所書寫的歷史情境,我更想強調的是其中所展示的兒童視角。他試圖在宏大敘事中尋找細節與出口——故事從一個十二三歲的男孩覺格眼中緩緩展開。他是一個勤勞機智的孩子,時而為自己的身份而困惑;他從記事起就沒有見到過自己的父親,他的母親堅強隱忍,藏著一支槍但經常受人欺負而無法反抗;另外,這個少年還和頭人的女兒親密無間。這并不是一個封閉的地理空間,外界的紛擾時刻侵襲著這個寧靜的山村。少年和女孩之間守護著一個秘密,共同保護一只受傷了的雛鷹。這只鷹之所以被擊落,是和外面的軍閥與戰亂有著莫大的關系。真相一步步揭開,頭人與他的領地時常受到司令的盤剝,還收到種植鴉片的命令,自己的兒子又在打冤家時喪生。而此時,一個曾經從這里逃亡的漢人娃子出現,他已經變成了紅軍的小頭領。他透露出的信息更是讓少年又驚又喜,少年的爺爺曾經是果基頭人小葉丹的部下,而少年的父親不僅還在人世,而且已經是紅軍的軍官。在涼山,面對不同的陣營,頭人們該何去何從?涼山彝族社會其他階層的人們,又將面臨怎么樣的選擇?最終,少年和頭人的女兒都進了學堂,包括山寨里的人們,都開始了新的生活。

作為一位昭通的彝族作家,呂翼顯然熟知大小涼山地區的歷史,他對于彝族民俗書寫的把握也較為精確,比如對婦女在家族支系械斗中扮演的角色、彝族日常生活中的儀式與傳統等,穿插得極為巧妙。重要的是,作家從兒童的視角切入可以說是獨辟蹊徑。兒童的目光是積極且充滿問題意識的,這部小說主人公、少年覺格正是這樣的一個角色,他愛憎分明,一邊被迫接受傳統社會等級的差異,一邊反思平等、解放與自由,他的父親和保爺給予了他勇氣與希望。這里我還發現了作家對于彝族等級制度被“標簽化”的解構。在20世紀的彝族小說里,如果談到本民族的社會等級制度,就必然會書寫到“奴隸主”和“奴隸”的對立,以及外部世界如何沖擊這一等級機制。而在作家的筆下,頭人盡管戴有不勞而獲的面具,但也被塑造成有感情、可以溝通的人物形象。頭人的管家更是有情義的人,放走了家里的娃子,成為他們的救命恩人。除了作為歷史事件真實存在的果基頭人,羅火頭人也是一個十分靈動的形象,他一方面剛愎自用,另一方面又寬容對待自己的女兒和女兒的朋友。最后,盡管不情愿也審時度勢,作出了自己的選擇。

目前,少數民族題材的兒童文學創作數量逐年增多,但如何將民族題材與兒童視角、兒童接受的文學樣式相結合還是亟需作家處理的重點。在這個層面上,呂翼的這部作品較為出彩。另外,小說的名字《比天空更遠》也較有寓意,兒童作為故事的主人公,其勇敢與愛憎分明、求知欲都值得肯定,包括男女小主人公救助的那只受傷的雛鷹,最終也飛越了大山,象征著新生活與新的開端。在作品的最后一章,有個情節安排得較有寓意:當少年覺格找到了自己的親生父親,父親給了他一支望遠鏡,他既望到了自己的鷹,也望到了更遠的天空。

(作者系廣東技術師范大學文學與傳媒學院教授)

本文來源:責任編輯:ztnews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如若轉載,請 戳這里 聯系我們!

本網站轉載信息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請讀者僅作參考,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郵箱:[email protected]

{"error":401,"message":"site sid is empty"}http://www.hpfdmb.tw/news/2019/1205/76222.html
江苏7位数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