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載中 ...
首頁 > 新聞 > 滾動 > 正文

學生游戲成癮,能不能復讀?

中國財經界·www.hpfdmb.tw 2018-07-21 16:58:49本文提供方:jmnews原文來源:

日前,有媒體報道,武漢一所復讀學校出臺《針對游戲成癮學生從嚴招錄的通知》,通知稱,該校2018年高復招生將對游戲沉迷學生不錄和從嚴招錄;在校期間禁用手機,對于在校學生沉迷王者榮

日前,有媒體報道,武漢一所復讀學校出臺《針對游戲成癮學生從嚴招錄的通知》,通知稱,該校2018年高復招生將對游戲沉迷學生不錄和從嚴招錄;在校期間禁用手機,對于在校學生沉迷王者榮耀、吃雞等成癮性、暴力性網絡游戲,一經發現即做勸退處理。

對于這所復讀學校的做法,不少人叫好,包括很多家長,他們認為,復讀學校從嚴招錄游戲成癮學生“沒毛病”,都復讀了,還沉迷游戲,復讀干什么?但也有人反對,認為這是對有網癮學生的歧視。針對這一問題,下面我們來聽聽大家是怎么說的吧。

來源于《北京晨報》、《北方新報》、東方網

讓復讀生更加專注于學習

近年來,隨著科技的發展,網絡游戲開始席卷整個中國大地,國內不少青少年都癡迷于王者榮耀、絕地求生等網絡游戲,進而達到游戲成癮的地步。

其實,作為一所復讀學校,是有權設定自己的招生標準的,但招生標準不能有對健康、性別、民族、出身等的歧視,因此,現在的問題是,游戲成癮是不是一個健康問題?如果是,那屬于對患病學生的歧視,而如果不是,是把這作為學生素質的一部分加以評價,包括在求學期間使用手機、玩游戲被視為違反校規,則屬于學校的自主管理范疇。

所以,教育部門、學校,確實應該對學生游戲成癮進行明確的定性,到底是屬于學生健康問題,還是屬于行為習慣偏差?如果是健康問題,需要進行醫療、救助,如果屬于行為偏差,則需要矯正。

怎樣看待游戲成癮,一直都爭議重重。哪怕世衛組織將游戲成癮列入精神障礙范疇之后,也依然有不少世界知名的學者表示反對。在可見的未來,這樣的爭論,或許仍將繼續下去。

拋開學術爭論,具體的實踐中,也仍舊存在無數困難。或許有診斷標準,但缺乏治療指南。也就是說,即便確診“游戲成癮”,也很難有標準的應對方法,誰來治療?怎樣治療?如何衡量治療效果?如果必須由具備專業資質的醫療機構收治,甚至必須住院治療,那么復讀、上課當然是一句空話,如果不必住院,又如何解決來自學校、家庭、社會方方面面的歧視問題?

而在筆者看來,該復讀學校出臺的通知,讓原本簡單的復讀申請變成了實打實的“君子協議”。正所謂“不以規矩,不成方圓”,“對游戲沉迷學生不錄和從嚴招錄”,雖說是抬高了入學門檻,但也號準了復讀生學習的重要命脈,可以讓復讀生更加專注于學習。

這是學校對學生負責的表現

從筆者個人的角度看,這所學校的做法并無不妥。游戲成癮是疾病,需要的是治療,學校并非專業的治療機構,尤其是一所具有社會性質的復讀學校,確實也有自己的選擇權和自由裁量的空間。

筆者也去過一些中小學,有些學校為促進學生的學習,規范學生的行為,同樣也很嚴格,比如不允許在學校抽煙、不允許寄宿的學生早出晚歸、不允許未成年學生早戀、不允許穿不適合學校的奇裝異服等。中小學生是未成年人,即便是復讀生,其實也處在成年的臨界線上,并沒有真正踏上社會,在這樣的情況下,家庭、學校都有教育和保護之責,而這些限制和規定,其實也是一種保護。

游戲成癮確實很難界定,也并非所有喜歡玩游戲的都是“成癮者”。但當今社會,中小學生沉迷游戲的現象確實非常普遍,理應加以重視。其實,我們很多人身邊,可能都有沉迷甚至成癮的人,筆者自己也遇到過一些。人一旦沉迷游戲之中,整個人都不一樣了,說話也顛三倒四,做事也不認真,完全陷入了他自身的世界,不愿意和外界交流、溝通。

成癮的后果如此嚴重,成年人尚且難以自控,更不用說未成年人。他們自己或許意識不到這一點,玩的時候覺得有趣,以至于沉迷其中,不能自拔,最終傷害的,還是自己和家人。因此,對自控能力更差的未成年人嚴格一點兒,尤其是對那些還未成癮但確實已經沉迷的孩子,嚴格一點兒是有好處的。任何疾病,都是早發現早治療更好,早一點加以約束,一方面可以防止沉迷演變成成癮,一方面也能及早介入,把孩子從沉迷中拉出來。

值得一提的是,復讀本身就是目的性非常明確的行為,有人為了考出更好的成績,有人為了彌補去年的遺憾,考上心儀的學校。要實現目標,當然要有一定的付出,有時候個人的嗜好尚且要暫時讓路,更不用說沉迷游戲這種不良嗜好了。

因此,大多數家長都贊同這所學校的做法,是有道理的。因為,這本身就是學校對學生負責的表現。難道說學校不管孩子,愛玩游戲玩游戲,喜歡夜不歸宿就夜不歸宿,才是好的嗎?

當然不是,學校不管,才是對孩子的不負責任。尤其是大部分具有成癮性的東西,同時也都有傳染性,就好像抽煙一樣,身邊的人都抽煙,不抽的那個人,很快也會開始抽。游戲也一樣,一個班20個人,18個人沉迷游戲,剩下那兩個,恐怕用不了多久,也會陷入其中。所以,學校這么做,不僅是對成癮的學生負責,也是對其他未成癮的學生負責。

如此做法過于狹隘

不少網友肯定這所復讀學校的做法,認為拒絕游戲成癮者入學是對其他學生負責,況且既然選擇復讀自然不該沉迷游戲。

復讀學校作為民辦性質的培訓學校,為了追求升學率,方便教學管理,對招生設置門檻,這一點原本無可厚非。作為一種市場化行為,考生有選擇學校的權利,學校也有評判考生的標準。但是,以一紙通知的形式規定“對沉迷游戲的學生不錄和從嚴招錄”,暴露出學校對所謂的游戲成癮復讀生的偏見和一種狹隘的教育理念。

自從國家明令禁止公辦學校開辦復讀班,對于高考落榜或者成績不甚理想的學生來說,民辦性質的復讀學校就成為唯一的選擇。這時候,復讀學校不僅是考生賴以實現理想的唯一平臺,也承載著全家人的希望。而如涉事學校所為,因為學生游戲成癮就將其拒之門外,可以說是讓相關考生在遭受高考打擊之后,又遭遇了一種拒絕。

更重要的是,游戲成癮并非成癮者單方面的問題,成癮是多方共同作用的結果,游戲的開發者和經營者同樣難辭其咎。更不用說,為了吸引和留住玩家,開發者、經營者在游戲設計、宣傳等方面往往無所不用其極,設下重重陷阱,讓玩家沉迷其中,他們又該承擔怎樣的責任呢?

工具沒有善惡,制造工具的人不應該承擔責任。這是為游戲辯護最常用的理由,但工具真的沒有善惡嗎?當我們承擔不起工具失控的后果時,工具就不是中立的,制造工具的人,也就不是無責的。

而復讀生,往往以一種失敗者的形象出現在大家面前。所以,不管是輿論、學校甚至家長本人,都希望把除了“提分”之外的一切與學生隔離開來。但是,除了嚴格的管理,學校更應該教給學生科學的學習方法,幫助他們提高分數。

不應拒絕游戲成癮學生

實際上,這所復讀學校在通知中指出“世界衛生組織已于近日正式將‘游戲障礙’列入最新版‘精神疾病’范圍”,建議家長對出現游戲障礙的學生及時陪護到正規醫療機構物質依賴科進行科學診治。這恰恰給了質疑者“口實”,既然是游戲障礙屬于精神疾病,那么,學生游戲成癮,就屬于健康問題,學校將這作為一條招生標準,無疑就涉嫌對有精神疾病者的歧視,

實際上,無論從精神疾病角度,還是從行為規范角度看,學校都不應拒絕游戲網癮學生。回到這起復讀生從嚴錄取有網癮學生事件上,學校的做法,是涉嫌歧視有網癮學生的。真正值得思考的是,為什么他們這樣做,反而可以起到更好的招生“宣傳效果”?使得更多家長認為這樣的學校一心抓學習,拒絕任何對復讀的干擾因素,值得贊賞。

當然,我們可以質疑這種做法過于功利,但復讀學校追求的就是功利的復讀結果。

其實,功利化的教育,正是我國比例不低的學生有網癮問題的根本原因。一方面追求功利的結果,忽視對學生十分重要的生活教育、生命教育、心理教育,這不利于學生人格、身心健康成長。另一方面,充滿競技色彩的教育,讓學生處在競爭的大潮中,成績不好的學生,就被邊緣、漠視。不少學生在現實中,很少與老師、家長交流,于是就在網絡、游戲中打發時間,找到自己存在價值。

當前,我國社會已經消除對復讀生的歧視,但這不表明我國社會已經接受多元成才選擇。復讀是當前高考制度的特殊產物,希望來年考出更高的分數進入更好的大學,對于選擇復讀的學生來說,目標就一個:必須取得更好的成績。而為了考出好分數,復讀學生、家長都接受學校采取的高強度應試管理方式,包括軍事化管理。復讀學校拒絕網癮學生,是功利教育的必然。雖然對于復讀學生來說,怎么復讀是自己的選擇,復讀學校也可以自學復讀,復讀學校不招,并沒有剝奪復讀的權利。但是,學校和教育培訓機構(教育培訓機構其實也是學校)的辦學理念,對待“有問題”學生的態度,將對學生個體的發展產生很大影響。

因此,在呼吁學校要平等對待有網癮學生,積極幫助有網癮學生擺脫網癮的同時,更需要反思當前的評價體系,要關注每個學生的健康成長,而非制造失敗者與邊緣人。學校辦學的根本價值不是讓學生考出高分,而是培養合格的社會勞動者。

本文來源:責任編輯:jmnews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如若轉載,請 戳這里 聯系我們!

本網站轉載信息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請讀者僅作參考,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郵箱:[email protected]

江苏7位数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