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載中 ...
首頁 > 財經 > 國際財經 > 正文

美國欲在WTO向中國發難,拼命糾纏的目的基本明朗

中國財經界·www.hpfdmb.tw 2018-03-25 14:14:30本文提供方:云掌數據原文來源:

由特朗普政府單方發起的“中美貿易戰”按照日程設置已開辟了第二戰場,這一站是日內瓦。剛對中國以“301調查“名義發起單邊關稅制裁的美國總統特朗普政

由特朗普政府單方發起的“中美貿易戰”按照日程設置已開辟了第二戰場,這一站是日內瓦。

剛對中國以“301調查“名義發起單邊關稅制裁的美國總統特朗普政府,又開始尋求自競選以來被自己持續“抹黑”的世界貿易組織(WTO)的支持。

這是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中美雙方就知識產權領域的第六次交鋒。距離上一次中美在WTO爭端解決機制下磋商知識產權糾紛,已經過去了10年。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發表聲明稱,就知識產權外泄問題,美國已于3月23日向WTO發起針對中國的申述,稱中國政府有關技術許可條件的措施不符合《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定》的有關規定。

中國商務部條約法律司負責人隨后在24日晚間就此發表談話稱,中方已經收到美方提出的磋商請求。中國政府一向高度重視知識產權保護,采取了眾多強有力的措施保護國內外知識產權人的合法權益,取得的成績有目共睹。中方一貫尊重世貿組織規則,維護多邊貿易體制。中方對美方就此提出磋商請求表示遺憾,將根據世貿組織爭端解決程序進行妥善處理。

一位深入“301調查”的專業人士則對第一財經記者指出,事實上,中美雙方在去年8月18日,也就是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宣布正式對中國發起“301調查”之后,已經有多輪磋商和接觸。雙方通過在美的聽證會,及多種途徑的溝通后,目前的狀況都在各自的意料之中。“每個時點都很巧妙,美方的目的是在高壓政策下,在之后的中美談判中,博得一個好價錢。”上述人士表示。

事實上,就在備忘錄簽署之后,美國商務部長羅斯的一句話引起廣泛關注,“我認為,我們最終會通過談判而不是貿易戰來解決。”與此類似,時隔8個月,美國喬治梅森大學客座授課專家、華盛頓國際貿易圈資深律師史蒂芬·克萊斯考夫(Stephen Creskoff)對第一財經記者再次強調,這只是特朗普政府的對抗性談判手段而已,他的目標是減少中美貿易順差,并且讓他的制造業政治盤面感到滿意,“我預計,在談判之后,這次建議征收的關稅會被改動或減少,等等看吧。”

美國在WTO提起訴訟“并不復雜”

與北京時間3月23日凌晨,特朗普政府援引“301條款”對中國采取單邊貿易救濟措施時發布的6頁備忘錄和長達1215頁的“301調查裁決”相比,美國貿易代表此次正式向WTO起訴中國并請求展開磋商的文件,只有不到3頁。

一位中美談判的資深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說,看完文件直觀的感覺是,美國的行為雙管齊下,在靠單邊主義行動施壓的同時,并不打算完全放棄多邊舞臺,“想在曾津津樂道的道義制高點跌落下來之后,通過在國際組織中抹黑中國挽回一些臉面。”

對外經貿大學中國WTO學院院長屠新泉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說,從WTO角度來看,這并非一個很復雜的問題。從目前來看,法律文本上沒有明顯問題,實踐做法或許有問題,可能的結果就是中國在法律上更加明確地禁止強制轉讓,建立相應的救濟機制,這不是個很復雜的問題。

前述參與此案的人士則稱,從該文書看,并沒有什么新的特別的內容,“未來一段時間,雙方都應該冷靜、理性地回到談判桌前解決問題。”

在多位貿易談判人士看來,尋求WTO的協助,并非特朗普上任以來的首選。在前總統奧巴馬時代,美國“兩條腿走路”,一方面積極利用WTO的有效運行機制;另一方面則另起爐灶,打造“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TPP)和“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伙伴協議”(TTIP)這類升級現有多邊談判的區域自貿協定。但是現在,美國政府只揮舞大棒、完全放棄妥協,使得各方都在努力盤算,要現在就給予前者多少好處,才能抵消徹底“掀桌”之后代價。事實上,特朗普政府在每個地區,都為對方量身定做一套單邊談判的籌碼,以求獲得好處。比如,在汽車領域,美國政府目前就同時打壓歐盟和中國兩個大市場的進口關稅。

美方關注中國在技術領域的進展

已經與特朗普政府打了一年交道的各國貿易談判主管,已經慢慢體悟到這個商人出身“美國優先”總統的套路。但具體到本次對特朗普政府先發制人的兩場以知識產權為名的行動,仍有些疑惑之處:即除了拉一拉中期選舉的選票,特朗普到底還要什么?

這讓一些知識產權圈內人士回憶起了中美知識產權領域過往的五次糾紛,但時過境遷,這一次有些不同。

上個世紀90年代克林頓政府時期,中美在知識產權領域發生過4次糾紛。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后,2007年4月10日,美國向WTO提出針對中國兩起申訴:中國追究盜版者刑事責任的門檻過高;中國對外來圖書音像產品設置了準入門檻。之后,中美就“中國與知識產權保護和實施有關的措施”進行磋商并解決了該問題。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金海軍作為中國專家之一,親歷去年了10月10日于美國首都華盛頓舉行的美國對華301調查公開聽證會。他對第一財經記者稱,入世之前的幾次與本次不具有可比性,方式、內容、措施都有所不同,關鍵時間節點是中國入世。

其次,與2007年的那次相比,主要是美方訴求的內容不同,本次重在與技術相關的方面,而上次主要在于著作權法、假冒商品的海關執法措施、刑事制裁等。“(這)顯示隨著中國經濟技術發展水平的提高,美方的關注重點也在發生變化。”他說。

正如萊特希澤所說,“技術是美國經濟未來的支柱。”此前,他在參議院聽證會時表示,征收關稅的商品將包括:航空、鐵路、新能源汽車和高科技產品。前述參與此案的人士稱,前幾輪磋商中,美方提出的幾個關切包括每年進口中國商品中的部分讓美方蒙受損失、貿易順差太大、商業秘密保護不力等。

參與過聽證會后,金海軍認為,美國本次的調查報告當中,實際上在關于強制技術轉讓與知識產權方面,推測的成分過多,缺乏扎實的證據。更不應將中外企業之間的技術轉讓或者知識產權許可的行為,推定為中國政府強制所為。而從材料梳理來看,本次“301調查”不是孤立事件,USTR的知識產權保護年度報告,甚至特別301報告,都具有相關性。

美國亞太法學研究院執行院長、北京大學訪問教授孫遠釗對第一財經記者介紹說,從2002年開始,有一個國會下屬的“美中經濟暨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就已經開始連續追蹤中國在經貿與安全方面的各項發展與問題。這是根據國會在2000年通過的國防預算法當中的一個條款的要求所成立的單位和工作。在經貿方面一個最重要的參考指標就是中國“入世”的各項承諾進展,其中的一個重要環節就是知識產權。截至去年,已經出臺了15份報告書,對于中國的各種政策提出了許多的關切。這些“關切”也與美國貿易代表的年度報告和每年三月底出臺的《國家貿易評估—外國貿易障礙》(National Trade Estimate - Foreign Trade Barriers)相互呼應,形成美國對華貿易政策的決策基礎。所以在這次關于301條款的最終調查報告書中,有許多內容都可以在之前歷年的報告中找到出處。

前述參與本案人士認為,時代已經發生改變,美方應該尊重市場的作用。他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僅從企業案例來看,蘋果當年與三星對簿公堂,發起這么多訴訟,領先的蘋果得到便宜了嗎?恰恰相反,在這個過程中,三星的品牌美譽度,知識產權的運營能力、研發都得到了很大提升。

本文來源:責任編輯:云掌數據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如若轉載,請 戳這里 聯系我們!

本網站轉載信息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請讀者僅作參考,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郵箱:[email protected]

江苏7位数守号